财经中国

财经中国 > 财经 > 国内 > 滚动报道 > 正文

广西粮油董事长涉嫌吞十几亿国资 名下私企数不清

转发直播 http://www.cjzg.cn2013年01月16日 08:53 来源: 法治周末
刘礼宁,一边是国有广西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正处级干部,掌控着国家下拨的物资出口配额;一边又是21家私营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直接参与这些企业的经营管理或资本运作。

  刘礼宁,一边是国有广西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以下简称广西粮油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正处级干部,掌控着国家下拨的物资出口配额;一边又是21家私营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直接参与这些企业的经营管理或资本运作。

  “刘礼宁,我交给你好端端的广西粮油公司哪去了?”韦振英老人摊开双手,两眼含泪向法治周末记者诉说。

  2013年1月,在广西南宁市某宾馆,记者见到了韦振英、陈喜等广西壮族自治区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退休干部。韦振英年近七旬,曾经担任广西粮油公司董事长、总经理,1998年底,是他亲自将广西粮油公司交给刘礼宁。

  “广西粮油公司及12家下属公司,还有一家控股公司和一家参股公司,资产总值达十几亿元,而在刘礼宁接手的10年间,广西粮油公司变成了没有任何资产的空壳国企,下属公司大部分成为刘礼宁名下的私营企业或彻底消亡。”

  他们交给记者一套数百页的举报材料,“看着辛辛苦苦创下的国有企业被侵占,怎不令人痛心疾首!”

  如此“改制”

  一份、两份、三份,法治周末记者根据举报人提供的公司名单,从南宁、北海等地的工商管理部门调取了刘礼宁担任法定代表人的21份企业咨询单,从咨询单中可以看到,刘礼宁除入主国企广西粮油公司外,还掌控着大大小小20家民营企业。

  仔细划分,刘礼宁名下的这些私营企业包括三大类:

  一是原粮油食品业务类。如广西丰润公司、北海绿丰食品有限公司、北海外冷食品有限公司、广西桂宁种猪有限公司,这些公司全部接纳了广西粮油公司及其子公司的业务,并租用或买断了原单位的场地。

  第二是百货类。1995年,广西粮油公司为了扩大经营范围,投资3300万元成立了梦之岛购物中心,属于纯国有企业,2005年国有股份被置换,之后发展起来的9家全部属于民营企业。

  三是房地产等开发投资类。有5家企业,据广西粮油公司老职工反映,这一板块成立较晚,全部由刘礼宁从经济效益较好的企业抽取资金筹建。

  “刘礼宁始终打着体制改革的幌子,员工们也都这么认为,但谁都不清楚刘礼宁使用了什么手段。”老干部们告诉记者,厂子还是那个厂子,楼还是那座楼,业务还是那些业务,他们只看到刘礼宁像变戏法一样,把原企业掏空,取而代之的是刘礼宁名下的私营企业。

  据了解,广西粮油公司1953年成立,原为中国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下属分公司,1988年下放到地方,隶属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商务厅。

  1998年12月,刘礼宁由广西化工进出口公司调入广西粮油公司,接替韦振英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

  与韦振英一同退下来的副总经理陈喜表示,在交接时,广西粮油公司及其下属的12家子公司运营一切正常。1998年11月的财务报表中,公司本身固定资产为1.5亿元,另外,还有直属二级公司、厂站和子公司等12家企业,以及在深圳、广州、北海、梧州、南宁拥有大量的房产、地产、仓库,其资产总和不低于12亿元。这些资产最初全部由中粮油投资,属于完全的国有资产。

  2000年,广西丰润公司成立,当时的注册资本1000万元,股东结构为:19名自然人投资49.5万元,占4.95%;广西北流市罐头厂投资60万元,占6%;而其余全部由广西粮油公司投入,占89.05%。

  成立之初,丰润公司属于绝对国有控股的股份制企业,名正言顺地占据了广西粮油公司两层楼办公,并接管了其全部业务职能。同时,广西粮油公司全体职工被“一刀切”买断工龄,整个公司的花名册仅剩下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刘礼宁和书记蒋怀亮二人。

  此后3年间,丰润公司注册资本增加到1678万元,广西粮油公司的国有投资部分被不断稀释摊薄,股权变为43.09%。2004年,法院的一纸裁定书,广西粮油公司的43.09%股份转给刘礼宁名下的梦之岛购物中心,丰润公司成为纯民营企业。

  “这不叫改制,称作改制是错误的。”广西商务厅企改办主任吴晋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企业改制是指所有权的变更,而广西粮油公司所有权并没有发生改变,放在那里没有动。这叫“分立重组”,目的是为了甩掉两亿多元的银行贷款,轻装上阵,完成国家下达的出口任务,这是当时政策允许的。

  广西粮油公司每年从国家外贸主管部门获得出口配额,韦振英告诉记者,仅此一项,就可以给公司带来1400多万元的纯利润,刘礼宁把这块大蛋糕分给了他名下的诸多私企共享。

  “我们要不要这个配额都无所谓。”刘礼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搞不好还要赔钱,以去年为例,仅赚了170多万元,还要拿出七八十万元作为广西粮油公司离退休人员的补贴费用。”

  细腰蜂现象

  “如果分组重立是政策允许的,那么重立完成后刘礼宁就不宜再担任国企的老总。”

  退休干部们认为,刘礼宁一方面是广西粮油公司总经理,管辖10多家子公司,掌握着大量的资产和资源,另一方面又是私企的老总,致力发展私有经济。事实证明,刘礼宁名下的所有企业,都是靠广西粮油这块肥沃土地长成的参天大树,“是上级领导给了刘礼宁侵占国有资产的便利”。

  广西粮油下属的效益一般或勉强维持的企业,刘礼宁便重新起一套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依然是他,以租赁形式植入这家国企,债务由国企来承担,新的私企无偿占用国企资源,包括厂房设备、办公场所等。

  他们更形象地把刘礼宁比作“细腰蜂”,把卵产在比自己体型大很多的螟蛉体内,卵在孵化过程中蚕食螟蛉的躯体,伴随着细腰蜂幼虫的长大,螟蛉只剩下空壳或彻底消亡。

  “不要看表象,很多国有资产到了刘礼宁名下的企业,就笼统地认为是侵占。”除了商务厅企改办主任的职务,吴晋华还兼任监察室主任。他强调,刘礼宁是否侵占国有资产,要从具体的个案来分析,看他是通过什么方式获得的,有无违法现象?

  “据我所知,刘礼宁私企获得广西粮油公司的资产,都是通过法院走的法律途径,很多情况,我们商务厅并不知情。”

  吴晋华对记者讲了一个案例,法院要处置广西粮油公司三层办公楼,因为涉及外资,按规定需要经过商务厅同意,我们有异议拒绝签字,结果被法院罚了30000元,最后不得不同意。

  记者从举报材料中看到吴主任所说的“卖楼事件”,2004年4月,梦之岛购物中心将广西粮油公司告上法院,要求偿还2450万元借款,因为原、被告的法定代表人都是刘礼宁,法院很快签发支付令,在执行环节中,把广西粮油公司三层办公楼以1130万元处置给原告。

  老干部们对此很有意见,原总经济师陈世耀告诉记者,广西粮油公司的办公楼购于1995年,同属于外经贸厅办公大楼,每层500万元,3层就是 1500万元,时隔9年后,在楼价不断上涨的情况下,至少价值2000多万元,却只抵了1130万元,“国有资产被贱卖,也只有刘礼宁可以提出异议”。

  “我为什么要提出异议?我认为价格是合适的,我不提异议,商务厅也没有权力提异议,因为他不是当事人。”刘礼宁对这一案件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重申,所有案件都是委托律师办的,“我从不去法院,也不认识法官。”

  谈到国有资产被贱卖,不能不提及广西粮油公司北海水产公司和水产冷冻加工厂,这两家企业邻近海边,占地100多亩。2005年,刘礼宁投资 100万元注册了北海外冷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海外冷公司),租赁这两家公司的厂地生产经营。2006年,由于债务纠纷,企业财产被拍卖,记者从相关法律文书中看到,资产评估为585.77万元(不含土地,土地为划拨),北海外冷公司以586万元竞买成功,在缴纳一定的土地出让金后,顺理成章地将98 亩地过户到名下。

  老干部们说当时这两家企业市值最少5000万元,根据地理位置,土地的升值空间巨大。而刘礼宁告诉记者,即便这个价格,也没有他人举牌,因为还要附带五六百名老职工的安置,都望而生畏。

  记者曾到北海实地察看,北海外冷食品公司在正常运营,据带路的老职工介绍,需要安置的职工只有200名左右,且安置费用根本不是北海外冷公司支出的。

  南宁市一位老干部认为,刘礼宁的这种双重身份,在他看好准备买下自己管理的国有资产时,绝对不会捍卫国家的利益,从而使国有资产变成任其宰割的羔羊。

  名下多少私企自己不清楚

  2013年1月14日,法治周末记者在广西商务厅综合办公楼12层丰润公司董事长办公室内,见到了58岁的刘礼宁。

  您兼任多少家民营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对这些企业是否拥有管理权?为什么会兼任这么多?

  面对法治周末记者的问题,他想了想答道:“一下数目搞不清楚,大概有十几家吧,因为这些企业都由丰润公司或我个人投资,我又是丰润公司的董事长,由此派生的企业当然我当法定代表人。”他表示,各企业的日常管理放手总经理负责,但大事还得由他来拍板。

  记者在工商部门查询企业信息时,发现刘礼宁及妻子左平、女儿刘莎在很多企业都有注册资本投资、占有股份,粗算一下,竟有1300多万元。

  对此,刘礼宁解释说,只记起来有七八百万元,“都是我的钱,有的以我爱人名义入股,她并不知情”,“我每年分红有几百万元,再加上工资奖金,钱的来路没有问题”。

  据刘礼宁企业的一位高管透露,表面上刘礼宁在丰润公司的股份只占6%多一点,但实际还有他人代持了43%的股份,刘礼宁全家资产加上在所有企业的股份价值达10亿元。刘礼宁对此予以否定,没那么多,“自己拥有的不过10亿元的1%”。

  老干部们认为,刘礼宁所有企业的发展与攫取的每分财富,莫不与他国企老总的身份有关。

  吴晋华表示,他也认为刘礼宁的双重身份不妥,“我曾经向领导提出过,但我说了不算”,“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这个领导要办的事,还没办就调走了,来了新领导再从头查,效率很低”。

  关于对刘礼宁涉嫌侵占国有资产的举报,吴晋华说起初并不了解,是自治区纪委转下来信函后才知道的,从去年起区纪委一直在查,目前没有结果。

  本来是广西商务厅办公室白主任带记者到监察室,由吴晋华主任负责回答有关问题,但在采访结束时,吴主任却强调他所说的是一己之言,不代表商务厅,希望记者不要采用。

热门视频

深国企改革尝新 两公司试...
深圳市国资委近日率先尝试推进国资监管运营体制从管资产向以管资本为主的转变,为全国改...详细>>

最新视频

两大巨头分歧 后市多空怎...
近期改革股作为主线层出不穷,都易操作,包括各类上涨的白菜股都是估值的上升,更像是对...详细>>
发评论  还没帐号?一分钟注册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财经中国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网友评论 共0条